【何氏文化古迹】何真和元勋旧址的故事

    中华何氏网 2017年3月15日 深圳商报


何真和元勋旧址的故事

元末天下大乱,何真坐镇岭南,削平叛寇,保一方平安,擢升为元朝资德大夫、行省左丞,成了岭南霸主。朱元璋与将领们不愿“打硬仗”,而是采取了汉初拾捯赵佗的怀柔方略,由廖永忠、朱亮祖谕书何真晓以利害:“尝谓识天时者,谓之俊杰;全民保家者,谓之才能。方今攀龙附翼,佐佑圣贤,诚千载之良遇也。唯尔广东连年兵衅,民罹荼毒,亦已甚矣,审尔等矻然独立,保障一方,至有今日,岂非才力拔萃,得其然乎?今授钺南征,克定闽浙,且如方国珍水陆二道之师,陈友谅昆季数十万之众,不日瓦解,束手来归,岂非天命?我朝广拓洪业者乎?尔等练达今古,宁不忖思?即欲进兵,重念列郡之民,悉皆良善,若不分告招抚,俾之自归,则又非仁人君子奉天征讨之意也。今专使驰来,达于左右,倘能翻然输诚纳降,则泽被后昆,功盖当世,固不伟欤?或有异图,兵动祸成,伊谁之咎?是以驻师境上,伫听佳音,惟谅筹之。余不既。”

这封信札的威力果然胜过刀兵。何真《上廖平章书》有云:“盖闻上古明君圣主当出之时,必有坚臣智将辅翼以成大业,观其治化,必有德泽之流,进讨必有无敌之功,此文武之道备矣。忽二月初九日,得差都事刘尧佐、检校粱复初回,俱言阁下征闽德功之盛,令人莫不仰羡。更赐公文,俾其照回,得以善而迁,所出华翰,一一推诚信之义,不尚血刃之词,王者无敌,鉴古明臣智将,无以加于此矣。区区乃广海布衣之士,学识荒疏,不达时机,遭逢乱岐,无白存身,强出头地,聚兵集士,徒保乡邑而已。岂意前元赐爵,位于二占凶,为人臣之道,未尝不以忠节为先,岂期天不佑元,遂使君臣颠倒,中原瓦解,南土弛崩,信乎天授,非人力也。顾我广东撮土,尚复谁争?况山河社稷,不过终归明主。阁下明示,钱氏归宋之事,河水为誓之语,此乃顺天保民,理所当然,安敢以烦巫誓,然后方奠受命为乎?伏唯阁下以生灵为念,戎帅善临,抚而慰之,俾民举手加额,感王师之德,则区区虽失臣节以救生灵,足矣。”

这两篇文献,堪可与汉文帝《赐南越王赵佗书》、南越王赵佗《上汉文帝书》对读。“区区乃广海布衣之士”、“区区虽失臣节以救生灵”,既不失礼,又不失节,完全以黎民百姓安危为重。于是,三路大军兵不血刃平定广东。

“广海布衣”何真归明,保一方水土平安,奉诏入朝,他在《朝京有感》一诗中写道:“鼎沸图存仅十年,平生忠义在安边。英雄不学万人敌,方寸长悬五尺天。宣布曾分南回政,贤劳敢咏北山篇。真心独有松堪比,臣节惟应老更坚。”“淮右布衣”朱元璋大喜过望,当即赐诏褒奖其深明大义。崇祯本《东莞县志》收有朱元璋《赐元左丞何真奉表归附诏》:“皇帝诏曰:自元纲解纽,群雄并争,天下瓜分,未见定于一者,朕举兵濠梁,创基金陵,除残去暴,十有四年。迩者遣将四征,所向克捷,抚有七闽,肃清齐鲁,广西之施师,相继奏捷,大将军提兵北伐中原,指日可定,朕思昔豪杰之士,保境安民,以待有德,若窦融、李勣,拥兵据险,角立于群雄之间,非真主不屈,此汉、唐明臣,于今未见。正此兴叹。尔真连数郡之众,乃不劳师旅,先期来归,其视窦、李奚让焉。今特驿召来廷,锡尔名爵,以旌有德。于戏,天厌纷纭,人思平治,尔之所举,实唯知时,坚乃初诚,以懋乃绩。”

“元勋旧址”是深圳市有名的明代建筑,位于罗湖区笋岗村,又称“笋岗老围”,这是笋岗何氏家族为纪念岭南名贤何真而建的。何真母亲的墓地在南头古城西北的牌榜山,这也是嘉庆本《新安县志》有所记载的。深圳经济特区建立之初,坐落在罗湖区笋岗村西朗贝山铜锣地的何真之母叶氏之墓及原墓碑仍保存完好,今移笋岗村北侧大岭山南坡。

深圳商报    2017年03月14日

何氏宗亲投稿何氏新闻,请通过以下两种方式联系投递:

(1)QQ邮[email protected]

(2)微信号:hsh-017或按住下方图片扫描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为微信好友拉您入何姓微信群




分享按钮>>连云港何氏宗亲会定于4月4日举行何氏先祖纪念碑敬树工程落成十周年纪念大典的公告
>>【盖氏文化古迹】《高句丽石造像记》之盖牟城